心软是病,情深致命

汤铭

现在是凌晨过八分,我结束了一天的奔波与因为没有奉承上级而所受的为难。心情,,很纠结,不在乎不可能。不过没关系,我不会因为谁喜欢奉承就奉承谁的,因为我有我的原则,我妈生我有很多功能,只是唯独差了奉承,对于那些企图我奉承你们的人类,真抱歉。新的一天,不说旧事了,只是躺着睡不着。
现在凌晨一十四,我依旧右侧着睡,挨近枕头的右眼被思想挤出了眼泪。是该睡觉了吧!
据说,今天是圣诞节,这是谁说的呢?我不过。
右手麻了,天黑了很久,天还要黑很久,可是,如果,天亮了很久,天还要亮很久啊!右手麻了换一边睡的话还是会有个手麻的。凌晨二十二,晚安!

评论
热度(2)

© 汤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