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软是病,情深致命

汤铭

白露成霜,冻结心伤

无殇阁:

  

 秋,吹尽了一切妖娆;冬,孕育着一切意念,触景想起,你在哪?乱红随风去,孤单只一曲。冷枝雪下音,穿透近伤心。

  

  幸福,自从遇见你;落伤,自从你走后。让我懂得了有一种爱叫做魂不附体的思念。

  

  秋天不回来,冬天人不在,红雪润砚,落笔抱歉。岁月如梭,看似漫不经心却在飞逝而去,还未曾来得及将最后一片落叶藏在书笺里,白露便成霜。

  

  秋风从一扇未关严的窗口进来,敞开那些零乱的过往,装订成秋的素颜,在暖阳没来之前,抹上一层淡淡的白霜,横亘在流年之中,等待某个痴人来望断秋水。心事被关在窗外冷得簌簌发抖,是不是秋要走了,你也将要离去?落叶密密麻麻铺成了一条小径,有的沉默不语,有的随风飘舞不知落向何处,怎不一路同行呢?走了那么远的路,到现在方才明白,有些路,或者只能一个人独自前行。那些邀好要同行的人,一起迎过风淋着雨,一起趟过流年的河,终在某一个渡口悄然的分散。

  

  亦曾经,两个人,一颗心,一醉方休,梦里还有你的喋喋不休。

  

  如今,一个人,两颗心,不醉不归,醒来只剩念不回的伤悲,唯,宿醉难求,呓语幽幽。

  

  是否记得曾有过约定?缘定三生的承诺,不离不弃的相依相守?缘!愿!你的命题永远是我的主题,人在,爱在,梦在,心就在!可如今,所有的轻许,抵不过轻轻一句对不起。你我的缘份被冷漠的心拆得七零八落,,所有的过往在此刻悲凄地谢幕,绝美的舞台上只留下我一个人上演着忧伤的独舞。

  

  红尘阡陌,唯自独行,秋风拂过衣襟,霜露湿透诺言,情和爱可以两两相忘,霜和露亦能毫无瓜葛,等到那时,只剩下一个人的江湖,一个人的尘世清欢,守着那些细水长流的日子。只是,只是那些一路走来的爱情都被霜露铺白了吗?你知道,我也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可当初怎么还要去信誓旦旦的承诺相伴永远?永远在哪里,永远有多远?永远是咫尺,永远是一丈,永远是明日永远还是一辈子?或许都是,又或许原本这世间并没有什么永远。

  

  佛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佛说得真好!所以我们以为彼此的缘份是前世早已注定的宿命,才不远千里来赴这一场盟约,是不是有朝一日白露成霜时也会漠然离去,再度相逢已是隔世?秋去冬来,自然规律没有什么可以改变,就像你我的故事还没有真正的开始,就被写成了昨日,还未成好好相爱,就将转眼成为过客。不是说过你若不离,我必生死相依吗?怎么我还没弃,爱已死去?哦!原来不离不弃,生死相依是需要经过生活洗礼与考验的。爱!需要积累,更需要能量。别人左右,现实受制的结合,爱的结局注定是珠穆朗玛峰的冷。

  

  黑夜衬托着吐出烟雾的弥漫,那是寂寞的缭绕。月色欲哭无泪表白着夜的慢,那是清冷的围绕。念及曾经,花窗月下卿卿我我,誓言在枕上肆意呢喃,要相守,要幸福,要恩爱,要永远,什么都要,到最后什么也未曾要到,只剩下一丝残余的温存,一如瓦檐上薄薄的露霜,放在掌心里轻轻一捻,就融化在回忆里。曾经勾勒满满福酒交杯的氛围,终成了一个人的宿醉。到底谁是谁种下的因,谁又是谁的果报?当霜露被阳光灼烧成泪的时候,一点一点顺着檐角无声无息的滴落,痴人秋水已是望穿,你可还在水的一方?看着落叶飘飘,不能抑制住惆怅的侵袭,也许美好的东西总是留在从前的记忆。只因为是这世间的俗人,才在寂寥里伤春悲秋,才经不起平淡中的日子煎煮,千帆过尽之后潇洒的回头一笑。

  

  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的睡;一个人的思索,一个人的醉;一个人的瞎忙,一个人的累,一个人的体会,一个人的碎。轮盘转,过客到,前世的尘,今生的风,唯剩精魂在过冬。痛苦的笑,幸福的哭,收不回的泪,天长地久,根本没有,海枯石烂,纯属扯淡。相对于情感,忠诚永远神圣,亦是牢狱,人啊!永远逃脱不了心与愿的折磨。快乐!只因有你围绕;祷告!只因找你不到。流年故事,在等谁的相濡以沫已是不知道。爱着的人,不一定终生厮守;守着的人,不一定深爱对方。命运弄人,总让人的一生留下遗憾或无奈。到底残缺的人生才是完美?还是完美的人生需要残缺?

  

  爱一个人,是一种幸福;被一个人爱,是一种满足。两者兼之难以定夺,退而求之问自心,我的爱情,需要哪种方程式才能过得快乐,打心底里快乐?心里装着念念不忘的那个人,整天面对碎碎念的这个人,是否成了作茧自缚的负重?可是爱情!从来只允许专一和忠诚。下辈子吧,但愿有下辈子,我不等你谁等你?我不等你我等谁?你不等我你等谁?你不等我谁等我?你不等我,我必等你。说到底,现实面前,爱情就是一场不成熟的游戏,因为那时心未老;婚姻就是一场太成熟的派对,因为此时心已老。爱情恋,婚姻怨,因为爱所以爱,因为爱所以败,最终败给了人之孽障,人之责任,人之懵懂,从满满地,到空落落,再到心死。从清浅走到深刻,青春如水东流逝,白头迟早归青天,有多少爱可以重来?趁着人未老,心未死,好好地活,好好地过,好好地爱,好好地为自己地人生圆梦!

  

  你来,我在,满亭花开;

  

  你爱,我猜,夏花盛开。

  

  一场意外,文字,成了我的存在。取天山之冰火入砚,修了禅心;集天地之风雨成文,悟了人道。一问一答之间,一来一往之牵,一心一念之语,圆了你我今生的际遇。然,你我遇见,注定半生情缘成抱歉,人生如棋,落子无悔,人生若无悔,那又该是多无趣?大成若缺,已是完美。人活一口气,成全一个自己的世界,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珍惜世间的所有相遇,都是缘定的久别重逢。人生,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功德圆满。

评论
热度(33)
  1. HL要听话汤铭 转载了此文字
  2. 爵迹 qq阅微斋 转载了此文字
  3. 有那么一个人阅微斋 转载了此文字
  4. 林木木阅微斋 转载了此文字
  5. 汤铭阅微斋 转载了此文字
  6. 冰之语阅微斋 转载了此文字
  7. 陆离阅微斋 转载了此文字
  8. Johnny阅微斋 转载了此文字
  9. lqdrjb阅微斋 转载了此文字
  10. 净水阅微斋 转载了此文字
  11. June rain阅微斋 转载了此文字
  12. 莱茵河畔的桃花阅微斋 转载了此文字
  13. 喵醉了小新阅微斋 转载了此文字

© 汤铭 | Powered by LOFTER